首页 要闻 娱乐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文化 企业

国内

导航 国际 国内 社会 军事 评论 公益 传媒

红孩谈散文|向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老师致敬

来源:西部新闻网 作者:今日要闻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4-07
摘要:红孩谈散文之一 向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老师致敬 从形散神不散说开去 文/红孩 站在这地方谈散文,其实诚惶诚恐,我最惧怕的就是肖云儒老师。说实话,我这人比较狂妄,就全国而言,对搞散文理论的我没有几个看上眼的,但是在肖老师面前,我没办法,我得低头。因

红孩谈散文之一
  
向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老师致敬
  
——从“形散神不散”说开去
  
文/红孩
  
  站在这地方谈散文,其实诚惶诚恐,我最惧怕的就是肖云儒老师。说实话,我这人比较狂妄,就全国而言,对搞散文理论的我没有几个看上眼的,但是在肖老师面前,我没办法,我得低头。因为搞散文理论肖老师在当代属于祖师爷级别的人物,他老人家1962年提出“散文形散神不散”的时候才20岁,正读大学。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。我二十岁的时候,正在北京郊区的一个乡政府做团委书记,每天跟着乡干部一起讨论计划生育的问题,要么到农村的麦田里去蹲守,去抓罪犯,还没有心思,或者说没资格去研究散文。几十年以后,当我成为一个报社的文学编辑,我有幸作为肖云儒老师的责任编辑,编了很多他的散文,而且跟他面对面多次相见。前一段我把一本谈散文的稿子给了肖老师,肖老师在酷热的夏天不辞辛苦为我写了序,对我给予了很大的鼓励。要知道,一般提出重要理论的人,他不轻易接受他的晚辈的理论,就是说我提出了一个几十年的理论,在散文界、在文学界大家已经公认了,那么你一个小伙子,冒冒失失的也提出一个理论,而且你还想在这个行当里也有一个霸主地位。但是,我说的是但是,肖老师在他的序言里居然承认了我,他说我谈到的散文的“确定与非确定”与他的“形散神不散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这就是说我的那个理论在他的理论上有了新的发展,我听了以后感到很振奋,搞得好像是散文的新时代到了。
  
  其实任何一个学科,文学也好,艺术也罢,都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,刚才肖老师讲的三点,有一部分我们很共鸣,我记的笔记比我准备的提纲都多,因为我每次来西安,我都非常愿意参加有关散文的会议,总觉得哪怕我来两个小时、半个小时,只要有一句话都对我有用,可能我回去就能写了一篇好文章。刚才肖老师谈到了散文的密码,我回去不出一个星期,我就写一篇文章,为什么呢?因为您提出来了,您写不写是您的事,你最好不写,我来写。我知道这散文的密码是怎么回事,我有我的钥匙,我要打开散文的密码来谈一谈。我也想说,有人说我提出了散文的标准概念,刚才肖老师说散文没有标准的概念,因为历史上谁也没有给散文一个完整的定义,但是词典给散文是有定义的,它说这是跟小说、戏剧、诗歌并列的一个文体,至于散文怎么去确定,并没有给一个说法,那么我想说,没确定就是最好的概念,当确定了这个概念的时候这个文体就出现问题了。如果我们写的散文都是《古文观止》那样的东西,或者说我们写的散文都是鲁迅,都是朱自清,都学余秋雨,那我们就出洋相。以文化散文为例,一个余秋雨在前面走,后面有一个一万个人跟着在走,学的四不像,为什么?没有余秋雨的学问,余秋雨可以放开谈对世界的认识,人家是大学老师,是学者,人家有这个资历。就整体的成就而言,90年代余秋雨搞了文化散文,在散文这个领域,他开拓了他的一个旗帜性的东西,这是余秋雨非常了不起的地方。在他之前,比如杨朔、比如秦牧、比如刘白羽,他们三个人在散文的文体上确实做出来很大的贡献。我们没法否定。现在有很多年轻的作家把杨朔秦牧贬的一钱不值,我要问,你拿出一个像样的作品没有?没有,那你叫什么散文革命,你革哪家的命,这就是出洋相。现在很多年轻人一味想着革命,我觉得这个没有道理,你一定是在前人的基础上、肩膀上做一些探索的,如果被社会所接受,那么你革命成功,如果不接受,那你就要重新再来。
  
  现在我们很多作家,自己没有写出像样的作品,到处说他开始革命。这个我觉得就是一个狂妄的表现。其实不论你现在提出怎样的文学观念,虚构非虚构,大散文小散文或文化散文,它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。大散文,什么叫大散文?是文字的长,还是思想力量的大与小,还是其他的问题,比方说文化散文,反过来一推,谁的散文是没有文化的,一推就倒了。所有的文字都是文化。难道只有余秋雨写的才是文化散文吗?那么我写的散文就不是文化散文了吗?这显然是不对的。那么又有人要说我们现在想做原生态的东西,更好一点,我不大赞同。比方说有人写乡村,写老井,辘轳,老屋。您对原始的再描写,我看了以后还是陈旧感,我前些日子在文化部党校学习班一次研讨会上我就提出,当时有人就说原生态的东西如何好,几个歌唱家也跟着呼应,我说你们提出的原生态我不太赞同,有些地方的原生态一点都不好听,为什么不好听,他们没有经过我们专业的作曲家、艺术家再提升,王洛宾的歌曲好听,因为在原来采风的基础上他经过艺术加工处理了,把原来的作品又重新打造了,变成非常好的作品,我们要接受这个,大的艺术家、词曲作家,他们肯定是在原来的作品上有提升的,而且我们要相信作家作曲家一定会比人民高一点,说白了你写散文写小说,你对生活的认识水平,如果你跟普通人是一样的,你怎么能写出好作品。
  
  我非常赞同肖老师说的,我们对于这个新的时代,要关注它,并不是记录它,你必须要很好的去思考,甚至提出自己对当下生活的判断,这个判断一定要高于生活,一二三年,甚至能够预测十年、二十年。你有这样的水平你的作品才可以,现在新闻联播同时进行,你看大家也看,网络,你有,人家也有,甚至你不知道的,人家比你看的还快,那你写出那样的作品,谁喜欢看,这就是现在为什么有的报刊发行的很少很少,因为你写的作品出了问题,你写的小说都是很少的那部分人看,是圈子里的人互相看,是作家协会、出版社出了钱印刷完之后分送给你看。并不是像八十年代周明老师他们做《人民文学》编辑的时候,杂志发行量一百多万份,每一期读者都是在等着这个杂志出来。《十月》《收获》都是几十万几十万本的卖。为什么?其发表的小说思想与这个时代是共鸣的,把人们想说的,说不出来的,写出来了,然后,一篇小说出来以后全国沸腾,互相传播着看。



责任编辑:今日要闻
分享到: 更多




今日要闻简介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产品答疑

今 日 要 闻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。

Copyright © 2015 - 2045 by www.cnyaowe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